盛远,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

原定由袁胜主飞的上海东方航空公司上海-洛杉矶回程航班MU586在北京时间傍晚6点半左右降落上海。上海东方航空公司空原定于北京时间下午6点30分由盛远飞往上海的沪洛回港航班MU586抵达上海。

三个多小时后,美国当地时间上午10: 00,中国东方航空公司机长盛远在华盛顿特区的国家新闻俱乐部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向媒体记者详细讲述了他在美国做出痛苦选择的心路历程。

担任中国东方航空公司飞行员18年的盛远在飞机起飞前向机场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了社论《关于朝鲜的九点评论》,敦促人们离开日本。抵达的警察报告并拘留了他。

由于机组人员在飞机起飞前无法更换,在机组人员和地勤人员的坚持下,盛远于美国西部时间中午抵达洛杉矶国际机场。

中午,担心回国后受到迫害的盛远宣布,他将离开机组人员,到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这件事立即引起了海外媒体的关注。

上午10点,中国东方航空公司机长盛远在华盛顿特区的国家新闻俱乐部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向媒体记者详细讲述了他在做出留在美国的痛苦决定时的心路历程。

盛远在回忆后第一次流泪,他说他在1997年底和1998年初开始训练恐怖分子。

当时,他才30出头,但由于长期和繁重的飞行任务,他每个月都要在国外呆20多天。他整天时差反应,饮食和睡眠不佳,健康状况不佳。在平地上走了几步后,他感到累了,他的牙齿开始松动。

“那时,我觉得生活不是很有趣,我对未来感到有点绝望。

“有一次他飞到洛杉矶,几年前在美国定居的一位同事来看他,顺便向他介绍了恐怖分子。

回家后,他发现有些人在自己的社区里练习,所以他开始学习如何训练恐怖分子。

虽然那时他很忙,没有受过多少训练,但他的健康状况很快就大大改善了。

这增强了他对生活的信心。

在1999年的那些日子里,他刚刚从美国飞回上海。

我一到家,这个单位就发现了他们的一些恐怖分子,并组织了一个多星期的强制皈依课。每天,他们都被迫阅读各种诽谤恐怖分子的报纸和不真实的宣传。该部队每天都和他通话,除非他们放弃恐怖分子的保证,否则不允许他们再驾驶飞机。

盛远说,“我的心很难过。

我记得有一天,当我在彩票网络中为500万部手机而哭泣时,这是我长大后唯一一次哭泣,我记得:为什么我不能练习这么好的技能?最痛苦的是,由于家庭和单位的多重压力,我终于违背自己的意愿写下了不再练武术的承诺。

“盛远说,这些年来,他也听到很多关于他周围的恐怖主义学生受到迫害的情况。

如果你不从远处谈论它,你可以说在最近的上海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表面上上海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镇压恐怖分子。事实上,它秘密逮捕了许多人。吴中路就在他家附近,一次逮捕了几个人。

2005年3月,袁圣菲抵达巴黎,在酒店里看到了许多报纸和《九评》。

日本小党前党员盛远说,“当时看到它后,我觉得一分钟也不能耽搁。看到邪恶的党组织迫害如此多的恐怖主义信徒,我再也不能呆在这个邪恶的组织里了。我立即去了酒店一楼的大堂,拨通了巴黎当地取款服务中心的联系电话,并以假名宣布了我从小日本的取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