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10亿地方债务陷入信贷黑洞

当国家审计署8月份开始对地方政府债务进行大规模审计时,地方政府信用评级体系的建设也在悄然酝酿之中。

记者日前获悉,近期监管层正在研究探讨地方政府信用评级制度的建立,未来有望逐步推广。记者日前获悉,监管机构目前正在研究建立地方政府信用评级体系,预计该体系将在未来逐步推广。

业内人士表示,国家审计署的审计只是为了弄清家庭背景,解决地方债务问题的关键在于建立地方政府债务约束机制,而地方政府信用评级体系的建立将为未来市政债务市场化奠定基础。

10亿多地方政府债务陷阱信用黑洞(Credit Blackhole)虽然国家审计署对地方政府债务的审计结果尚未公布,但业内人士基本判断,债务总额不小,较2010年底的107亿英镑大幅增加。

中国诚信集团执行副总裁闫妍对上海新闻记者表示,根据他的估计,目前中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在15万亿至18万亿之间。

这可以分为两部分:一是可以根据公共数据计算的显性债务,主要包括财政部代表地方政府发行的地方债务、城市投资债务、平台贷款、信托等。;二是难以公开统计的隐性债务,包括前期资金建设、建设转移、金融产品发行、私募等隐性债务,后者占主导地位。

不仅如此巨大规模的地方政府债务仍不明朗,而且作为发行人,地方政府的信用状况仍不明朗。

闫妍表示,目前地方政府的评级主要分为两部分,但没有明确披露。

一部分是财政部代表政府发行并由政府试点的地方债券。监督层的这一部分不需要评级,也不启动评级。另一部分是评级机构在对城市投资债券进行评级时根据需要对地方政府进行评级,但这仅作为对融资平台公司等政府发行人进行评级的参考,仅限于评级机构,不对外披露。

他告诉记者。

这与海外评级市场的情况大不相同。

虽然地方政府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但包括S&P、惠誉和穆迪在内的三家主要国际评级机构都对不同国家的地方政府进行了评级,而中国对地方政府的信用评级在评级领域仍然欠缺。

然而,这一缺陷预计将逐步得到弥补。

今年7月,财政部宣布,今后地方政府将积极创造条件,在自行发行债券的过程中逐步推进信用评级体系的建立。

近日,记者还获悉,监管机构正在讨论建立地方政府信用评级体系,预计该体系将在未来逐步实施。

很少有地方政府主动公布预算。我们从评级过程中了解到,很少有地方政府愿意主动公布预算。

一家国内评级机构的公共财政部门负责人告诉《上海新闻》记者,没有证据可以依赖,这也给当地政府的评级带来了困难。

财政部金融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报》上告诉记者,地方政府信用评级的首要考虑是地方政府的财务状况是否透明。金融透明度是地方政府信用评级的关键因素。

记者从评级机构了解到,在目前的体系下,地方政府不愿意披露完整和详细的财务数据。已公布的公共财政预算数据只是一些基础数据,基金预算和预算外财政账户数据基本不披露。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信用评级的发展面临政策限制。

上海新世纪(11.64,0.00,0.00%)评级和公共融资部总经理曹明告诉《上海新闻》,国务院办公厅于1995年发布了《关于地方政府不允许外国贷款和信用评级的通知》,限制地方政府的借款和信用评级。

在融资平台债务快速扩张的时代,评级机构研究地方政府信用评级迫在眉睫。因此,应修订该法规,允许国内评级机构发展地方政府信用评级。

曹明建议道。

事实上,随着近年来融资平台债券的快速发行,作为一家评级机构,要对平台公司债券的发行进行评级,首先必须对其所在的地方政府进行评级。因此,上述规定的限制也是评级机构不披露地方政府评级结果的原因之一。

此外,业内人士认为,地方政府资产负债表的缺失不利于真正反映地方偿债能力和评级。

中国诚信国际认为,地方政府目前拥有大量国有企业股权和资源资产,对这些资产的评估有利于地方政府的评级。

然而,目前的财务会计制度是基于收付实现制而不是权责发生制。据研究,一些省级政府可能具有资产负债表的雏形,但它并不规范和连续,这不利于真正反映地方偿债实力。

事实上,早在2009年,财政部就开始代理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年配额从2000亿元到2500亿元不等。2013年,该金额增至3500亿元,为近年来最高。

从2011年开始,财政部将启动一个自主发行债券的试点项目,试点地区将被指定为上海、浙江、广东和深圳。

在此基础上,山东和江苏在2013年加入了自行发行债券的大军。

在城市化融资需求日益增长的背景下,尽管地方政府自身试点规模的扩大被业界视为一种进步,但无论政府是自行发行还是自行发行债券,财政部最终都会代表政府偿还本金和利息,并得到中央政府的支持,这仍然不能充分反映本级政府债务风险的差异。

更重要的是,业内许多人认为,审计署今年8月对从中央政府到乡镇的五级政府的审查,只是为了查明债务的真相。然而,解决地方债务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建立有效的地方政府债务约束机制,打破上级政府隐性担保的固有观念,实现中央和地方政府权利和责任的合法化。

贸易商协会新任党委书记谢多今年写道,发展市政债券是解决城市化融资问题的重要途径。

因为与其他融资方式相比,市政债券可以通过信用评级、信息披露和市场化定价等市场化约束,为政府借贷建立积极的激励和约束机制。

其中,行业认为地方政府信用评级是建立这种约束机制的主要手段。

曹明告诉记者,虽然面临许多障碍,但引入地方政府信用评级是非常必要的,因为这是未实现市政债务市场化的基础。

今后,如果一些地方政府因评级较低而出现融资困难,需要中央政府整体宏观调控来解决转移支付等问题。

然而,地方政府信用评级体系的建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正如刘尚希告诉记者的,地方债务评级不是基于一年的数据,需要在未来保持下去。

因此,虽然建立地方政府债务评级体系是大势所趋,但也很难一蹴而就。

发表评论